阿卡球

长期魔圆产粮。
是欅不是欅欅!→东方妹抖龙LWA上低音号芳文社←
花癌晚期征兆。
百合厨 文风不安定期。
-小透明
-慢慢变好吧.w

同晓美焰去吃火锅的那时候

依然是名朋的戏改文x渣占着tag真的很抱歉!!!
写的朴实了一点←
不知道是红黑向还是啥了 大概是三角恋!!呸x
上海这冷兮兮吃火锅的时候莫名想写的这么一个片段……。
这就是个被皇上抛弃的怨妇杏子第一人称的碎碎念……大概嗯x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喂。我说,不然去吃火锅吧?”

在某年某月某日的冬天里.盯着美食节目咀嚼着方便面的同时无心慨叹寒冷之后.晓美焰突然这么开口了.

仿佛不得相信的抬眸惊措间扫过她一如既往的脸庞.依旧是不容分说的震慑气场与寡淡眼神.依旧在相对而视之时会悄然沓至的纷杂思绪.依旧是心血来潮的突兀提议还是怎的,懒的去考虑了.

我舔过上唇将尚被染上些冲泡而得的淡淡汤汁味道卷入齿舌.斟酌片刻移眸于电视中沉默片刻.漫不经心的应声.

“好。”

于是便与晓美焰一同,裹着素色的围巾踱出了门.意料之中的寒气.试问在某个严寒冬日,纵使是裹着厚重羽绒服的北极熊大概是否也能被晓美焰的寒气所逼迫到.颇具恶趣味的如此般般考虑尔后勾起微笑,思索着名曰焰的人倒是缺乏对生活的火焰云云.朝身侧人分享了这无聊想法.

啊,当然.
刚开始就没抱希望于被她搭理就是了.

自讨没趣的耸肩,随便找了处日式火锅便一头钻了进去.氤氲烟气中能恍惚看见有不少人还会在酷寒中有些闲情逸致.热情的大叔甚至吸着高汤之时一并夸奖满脸皱纹的老板配料之妙.偏头瞅见晓美皱起的眉宇.不置可否的挑挑眉,熟门熟路的在桌前坐下.

“老板,就来份寿喜烧好了,多加些牛肉。3Q——”

无视了她有些故作缓慢的试探的下坐.出于先前被无视的幼稚心理,勾唇托腮审察人点餐模样.不得不提的是,晓美焰从本质上来说便是足够狡猾的存在就是了。

“和这位小姐一样,谢谢。”

不如说她不会从没吃过火锅吧?!什么叫和这位小姐一样??!我包含如此意味的复杂眼神不断往复老板与晓美两侧,在得到警告眼神过后不服气的朝铁锅倒入大量佐料汁.于是对头人开始一样动作的同时也不禁得意起来,促狭笑意中捎起手侧辣酱…

我大概姑且……算是能吃辣的代表吧,本就有添稍许辣酱的习惯.出于恶趣味故意胡乱塞着各式菜色同时顺便抹上多于以往的辣酱加以调味.事实上并没有太过于相信晓美焰会真的学习这动作的可能性,不过一时兴味使然罢了.

…………

所以当晓美焰这家伙呛着些泪满脸通红的抬脸看向这里的时候.
忍不住就…

笑出声了……

当日回到公寓的时候,她所说的那句话倒是一直铭刻在脑海了.

“再也不去火锅店了…”

所以说,虽然说,就是说…并不是说她那时的样子混着稍些可爱……总之……

“为什么说出了那种话之后你现在竟然抛弃我佐仓杏子在这边有说有笑的和小圆在一起吃火锅啊喂!!!!!!!!!!!”

评论

热度(4)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