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他是不是人面兽心,”

“我们只要活着就行了。”

[平睡]屋顶上的睡觉酱。

*试水+ooc+烂尾(大概

*天台的幽灵小姐和孤独的女学生

*520是表白节哦。

*心形甜饼


放学后。

平手在寂静的楼梯间闭上了眼睛,左手搭上一侧的扶梯,在一阵深呼吸过后,如履薄冰似的,她向上一级阶梯迈步。


“一。”


“二。”



......
>
第十三级楼梯的鬼故事是每一个学生都耳熟能详的故事——在无人的夜晚凭空出现的第十三级楼梯往往联系着坠落与死亡的有名的鬼故事。
然而在这个学校里,这故事的走向却在此时此刻变得不同。
平手睨了一眼教室后方大概是叫柿崎女生,此刻正在同学的盘问下唯唯诺诺的回应着:“是...是的。数到13的时候...

[平睡]A letter

*(伪)柏林墙设定

*一个东城的平手与西城的睡跨越高墙义无返顾的面基的故事。

*有影射

*甜饼←

空气安静的出奇,风也忽然没了气息。就是那么一个平常的午后,长滨在望不到边际的墙根停步,然后轻巧的拾起了白色的纸飞机,鬼使神差的展开。


「你好。」


长滨蹙眉,本是困扰,却转而一脸的好笑。

她垂眸看着皱巴巴的白纸上有些稚气却含着一笔一划的认真的字句,几近能想象出一个女孩将头发揉的一团乱,然后百般苦思最终只能憋出一句你好的别扭样子。


回到借宿的旅馆后,她便立即回复了同样的你好。

然后斟酌许久,才落笔写下了署名。


「我是长滨ねる。」


她才知道原来与不相知的人通...

[平睡、w渡边、土池、w壕]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短篇集合 

*魔女集会paro。

*小甜饼 无玻璃渣 请放心食用!

*喜欢的话麻烦点一下小红心哦w

ver.平睡


欅森林的魔女ねる活了几千年了,

还是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对一个孩子产生这样强烈的兴趣。


她总会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在沐浴在清晨阳光中的短发女孩。每一个清晨,这孩子总会准时的出现在这颗大树上。无论晴雨还是风雪,无关冷热,时而驻足远眺,用清澈的眼神目视旭日东升;时而坐在粗重的树干上一声不吭的啃着干面包。


所以那天的正午,长生不老的魔女ねる在猎人的陷阱里看见她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施以了援手。

“呐、你叫什么名字?”


短发的女孩用初醒...

铁皮 避雷针ver



参照了twi ふくたろう桑

避雷针live后的铁皮组。

*实在是不会上色。各方各面都想请人指教!!!!

[铁皮]关于暗恋的女生叫我起床的一点小事儿。

*怂田×狼少女平设定

*铁皮小小小甜饼

*然而没能赶上情人节

*阅读愉快!!!喜欢的话烦请带上小红心w

    >

“所以…已经中午也依然熟睡的志田爱佳……你是猪吗……”

志田醒来的时候,听见了耳边捎带鄙夷的平手的声音。

逐渐找回知觉的同时大腿侧感受到轻微的重力,随着意识的复醒,志田终于意识到平手此刻似乎正以某种暧昧的姿势跨坐在自己的身上。 
 
在腿侧的重量消失的同时,志田悄悄眯起眼睛。迷蒙之中能看见小心翼翼的爬下床的...

[微型/平睡]百变小平??

长滨发现,平手对于她来说大概是有3种形态的。
形态一:水獭式
「neru...怎么办啊......」
「怎么了?」
「学习什么的...好麻烦的啦...」
说话间往往抱住neru蹭着衣领口的小奶平......正中红心呐❤

形态二:叛逆期的中二少女
「techi...你在做什么......Σ」
neru惊讶地看着站在同心圆正中央并用树枝写着奇怪咒文的平手。
「召唤外星人的仪式。」
平手抬眸,神色中闪烁过一丝不言而喻的得意。

形态三:猜不透想法的神秘少女
「想和techi结婚......」
在某个午后抿着奶茶含糊不清的喃喃的neru,虽说看上去像是午睡的小熊猫一样慵懒但是却偷偷窥探着平手的表情。
此时正回复line,在露出意义...

[平睡]孤独信号。(上)

挺久以前的图书馆脑洞,随手写写。x

后续未知,会努力填上的。不会写的很长吧(大概

总之请多指教——

>

注意到那个叫平手的女孩子,对长滨来说完全是一次偶然。
本是一时兴起的想要在图书馆里找找看那本《假面的告白》。长滨初读时曾多少幼稚的在公用书籍下写下了密密麻麻的批注,自然不少有一点希冀寻找到共通者的意思。如今回忆起来,那些“我也能明白啊”“灵魂共鸣”之类的发言甚至傻的令人羞耻。
记得当时写下那些最原本的感想后,长滨一度有年少时所谓的强烈的第六感。是不是会有某个人会注意到这个隐藏在市井里的自己,或是拯救这个孤独的自己呢。因而在将《假面告白》归还于图书馆的时候,总觉得胸口尚有跳动的余悸,...

失去理智了谢谢!!!!!!!!!!!!!!!!!!!!!!!!!!!!!!!!!!!!!!!!!!!!!!!!!!!!!!嗑药啊!!!嗑药啊!!!!!!!!!!!!!!!!!!!!亲妈式嚎泣了!!!!!!!!!!!!!!!!!!!!!!!!

[魔圆/番茄蛋]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

为17年的12月刷卡。没啥灵感,爱的催生物。如果您能阅读到最后的话那是我的荣幸喔。w

题自《兰亭序》,本是未命名,谜之想起这句话,就顺手添上啦。

↓↓我爱椎香老师!!!!分镜天下第一!!!!!!!↓↓

>

>

芬达在上空之中划上一道突兀的弧线,恰是即将坠落的须臾,佐仓杏子不偏不倚的接住了易拉罐,随即习惯性的双手捧起杯身。
「好冰。」
见泷原的冬天挺突然的就造访了。因而佐仓时常造访的天台也开始刮起不间歇的冷风。偶尔会有皮肤被那冷风吹的干裂的错觉,以至于令佐仓产生一种、是不是某一日便能将自己逐渐麻木的脸撕掉的感觉。佐仓不讨厌那种麻木不仁的感觉,偶尔也会觉得,若是将自己就这样伪装起...

©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