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球

长期魔圆产粮。
土池京绫夏优长期应援中—
日剧控·日杂。
百合厨 文风不安定期。
-小透明
-慢慢变好吧.w

摘录

人究竟想从过去找出什么?

曾经幸福的世界、过去纯真无邪的自己,以及想遗忘的伤痛。

可以在过往回忆中看见各种足迹。这些全是我也拥有的东西。

但我的过去与现在是以荆棘相系着。只要碰到它,就会被不成熟的自己所伤。若想抓着荆棘把过去拉来现在,手心——现在的我一定会遍体鳞伤。


善意是由正面叩响内心之门,恶意则是于门缝中潜入。人如果单纯就会露出这个缝隙,而因自身不留心所招致的事态恶化,是谁都不会同情也不会伸出援手的。


在日历的对面,经过了时间,而发生了改变,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光阴也在如常流转、也会有人降生于此世、与谁邂逅、会有谁死去、会有让人无从下手的重大事件发生、遥远的国家里风车...

[妹抖龙/短篇][小林×托尔]小林家的情人节?

小林家的情人节


托尔听说到「情人节」这一存在,完全是从商业街的卖花奶奶那里得知的。

「那时候,他给我送来了一束花,在摇曳的烛光下...」

托尔路经花店旁的时候,不巧看见花店奶奶身旁聚集着一众捧着脸点着头感叹着「真好、真好呢~」的欧巴桑们。一众太太里,也混杂着托尔在采购时认识的鹰司太太。源于购物时杀价的普通问题,鹰司太太也教会了托尔很多。为此托尔也是不胜感激的,本着「反正小林桑还不会回家,那就打发会儿时间」的心态,她抬步走进人群。


「鹰司太太,午安喔。」托尔提着篮子,抬手于鹰司太太的眼前晃了晃。

「这不是托尔嘛,」鹰司太太晃了会儿神,即刻展开笑颜牵起了托...

[欅坂/土池] 相合伞

「所以说...这到底是谁画的!!?」

正是多雨的时候,窗外的阵雨绵绵下个不停。阴阴的天空毫无疑问的,便如同此刻教室内的气氛一样带着些窒息的沉闷。小池本就因为赖床而匆忙出门,因而几乎是咀嚼着刚吃下的面包而跑向了学校,天晓得不过半程便下起了雨。
鉴于这样的后果,因此淋湿了制服和头发之后,她不免得显得有些狼狈。带着奔跑产生的腹痛,小池的心情也转而不悦了起来。因此打开教室门,在很清晰的看到了被大大的画在黑板上的奔跑着的热播动漫进击的巨人里的长相凶恶的巨人,配上了‘土生瑞穗’这样有些刺眼的字样的时候,小池几乎是低沉着嗓子发了一通火。
教室内陷入了非常骇人的安静里,只有形象糟糕的小池伫立在黑板前蹙眉拍着黑板。

然...

摘录

夜雨是行旅的大敌。

倒不是因为夜间行路艰难,也不是因为没有带着雨鞋和伞。夜雨会使旅行者想家,想得很深很深。夜雨会使旅行者企望安逸,突然憬悟到自己身陷僻远,孤苦的处境,顾影自怜,构成万里豪情的羁绊。

不是急流险滩,不是崇山峻岭,而是夜雨,使无数旅行者顿生反悔,半途而归。

  


在夜雨中想象最好是对窗而立。黯淡的灯光照着密密的雨脚,玻璃窗冰冷冰冷,被你呵出的热气呵成一片迷雾。

你能看见的东西很少,却似乎又能看得很远。风不大,轻轻一阵立即转换成淅沥雨声,转换成河中更密的涟漪,转换成路上更稠的泥泞。此时此刻,天地间再也没有什么会干扰这放任自由的风声雨声。


你用温热的手指划去...

[摇百/京绫]平生 4th

算是开学以前的最后一次短更。

-

4th

京子知道,如果不是刻意的袒护,此刻的她便不会安然的坐在这椅子上,试图和熟悉的陌生人做一些没头没脑的交谈。
>>
京子自然是记不太清楚车祸以前发生的事情了。
她也没什么兴趣想要追究车祸之前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某日睁开眼睛的时候,感到一阵非常虚无的悲悯。没来由的,对那时的自己感到极其深切的怜悯。
“结、结衣前辈!京子前辈醒了喔!!”
有女生清脆的声音响起在不远的地方,京子这才滞滞的移去视线,随后停留在她非常具有个人特色的圆滚的粉色双马尾上。
女孩意识到京子的目光之后,在一瞬间露出了了然的表情,随即惶恐的抓住了自己的辫子:“反正京子前辈醒来的第一件事情一...

1 2 3 4 ————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