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球

长期魔圆产粮。
是欅不是欅欅!→东方妹抖龙LWA上低音号芳文社←
花癌晚期征兆。
百合厨 文风不安定期。
-小透明
-慢慢变好吧.w

[摇百/京绫/长][TBC向]平生 2nd&3rd(第三章算是个小高潮)

-2nd

就是能够得以如此藉由眼神所传递的,京子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一种无形的默契。
>>
“唔啊...真是见鬼...”黑暗之中,伴随着有些惊悚的风声,京子听见了跪坐在车前的长发女孩的小声呢喃。能隐约能看见她正抚摸着脚踝部位。然而夜色太过浓厚,尚且看不清她的发色,但是对方确实穿着白色的浴衣,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下相当容易被认错成野鬼。
“伤脑筋啊......”京子困扰的撇着眉,尝试着走近那个女孩。而对方则垂眸查看脚踝处,似乎并没有回头查看来者的意思,但是显然是察觉了身后人的存在的,因而小声搭腔:“伤脑筋的人是我才对吧...”
京子忙不迭反复道歉,加快脚步走近她身边,随即蹲下。
适当的距离终于能略微看清她的样貌,绛紫色的马尾非常温顺的贴着脊背,因为吃痛而时不时蹙起眉毛,意外的亲切。京子有些异样的感觉,也没经过多少思考便伸出手:“还能走路吗?”
女孩依然执着在受伤的脚上,但是脾气似乎还不错的样子,低垂着头将手搭在了京子的掌心里:“总之...先扶我起来试试看?”
于是京子便稍稍起身,微屈膝将她拉起来,同时也不忘打着惯例的哈哈:“呀~真没想到这里还有个拐弯角呐~害我完全...”
“这不是拐弯角的问题吧!?”闻声女孩有些气恼的扭过头来,“是你在晚上还...”虽然很奇怪,但是话说了一半她显然是降低了音调,将之后的言语吞进了肚子里。
“嗯?”京子偏头对这断句表示疑惑,随即关怀性的扫了那女孩的脚踝一眼。而对方在察觉到她的视线之后突的慌慌张张的弓腰想要挡住京子的目光。
“怎么了??”京子自然以为那只是疼痛的表现,也不忘出声关切。进而轻柔的牵着女孩的手,尝试带着她走几步路试试。


黑寂之中,巷枫山的风声有些芜杂。因为彼此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因此即使再大的风声也遮挡不住身侧女生有些过分粗重的呼吸声。京子有些疑惑,不过出于礼貌的考虑,倒也没出声询问,不过皱着眉宇思索着自己真是作了个大死这一件事情。对于京子下意识的关心,对方的回答过了很久才借着风幽幽的飘来,带着些哭腔的感觉:“...大概走不了了...能麻烦带我到附近的旅馆处理一下吗?”


京子也不是傻瓜,听见对方带着情绪的委屈鼻音之后连忙道了好几声歉,随即试图将人塞进自己的教练车里。
“笨、笨蛋吗你!?事到如今我还敢坐你的车吗??!”然后女孩的声音很快传来。京子的手一顿,有些控制不住的嗤笑出声。
“笑、笑什么啊...总之我先打个电话联络一下别人...”那女孩似乎有些别扭的样子,倒也是挺可爱的。也不知何时她拿出了挂着布丁挂坠的手机,似乎是在找可以联系的人的样子。
京子很快意识到处理问题的人似乎有些颠倒这一事实。一方面慨叹着自己的没用,一方面思索着女孩似乎是非常了解自己散漫习惯而包揽下一切的样子。因而有些尴尬的用五指关节碰了碰鼻尖,偷偷的打量着手机屏幕的微光下,她的样貌。
与发色相同的眼睛,不知为何有些发红的脸颊。讲话时目光有些飘,总是不安分的搜寻着定点。声音软绵绵的,意外的令人舒服。虽然不是特别出挑的五官,但是就是有些相当吸引京子视线的奇怪魅力。
京子有些发怔,意识到什么之后慌忙的在空气之中极其愚蠢的摆了摆手。两人的手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松开的,而那女孩似乎已经联络上了自己的同伴,倚着车门,絮絮叨叨的吩咐着些什么。
京子百无聊赖的轻叩着车门,发了好一会儿怔。一直到听到身旁的说话声转而变为结束的按键音,她立刻出声:“已经联络好了吗?”
对方用鼻音闷闷的回了一声。

“啊...真是抱歉。”
“没关系啦。”
非常清晰的快速的按键音在空气中仿佛划下了有些刻意的透明壁垒,生生将京子隔绝在外。京子竟是头一次找不到搭讪的合适话题,于是没头没脑的问了句:“你来这里做什么?”
闻声,绛紫色头发的女孩倒是抬起了脸,但是似乎还有些莫名的犹疑的样子:“能来做什么?...大学的学生会合宿啊。”


等等。
等等等等等....


“大学学生会合宿!?”
对方整了整衣领,轻轻点头算是回答。
“那我们还真是有缘呢!!我也是尧野学生会的新入成员喔!!!”于是京子毫不顾忌的热络的牵起女孩的双手,热情的摇晃了几下。


意外的是,对方似乎有些在意京子的行为,盯着被牵起的手沉默了许久,方且抬眸,象征性的朝京子微微一笑。


正是两相沉默时,狩谷学姐的声音很适时的在黑色之中渗透进来,似乎带着点焦急,呼唤着京子还有些听不分明的名字。而女孩很显然露出了非常安心的表情,自然的松开被京子束缚的双手,大声回应着。
京子有些莫名的不甘心,类似于“我就没有让你安心的本事吗”这一类无谓的蹩脚心理。很显然那女孩和狩谷非常熟悉的样子,或许是同年级的学生。不过京子倒是没来由的相信着她一定是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嗯,虽然只是很没谱的臆测。狩谷循着声音,很快便找到了她们两个,慢慢走来的同时,有些复杂的神情往返在两人之间。
京子也没太注意,约莫着多半是好奇京子什么时候和她认识,或是惊叹于这样巧合的意味,便靠着车头看着交谈起来的俩人。
而女孩和狩谷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之后,便被狩谷学姐搀扶着走回旅馆了。跌跌冲冲时而需要蹦跳的艰难道路上,倒也没忘记回头看京子一眼。于是京子将嘴角牵起些合适的弧度,随即指了指身后有些狼狈的教练车耸了耸肩。对方理解性点头,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就是能够得以如此藉由眼神所传递的,京子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一种无形的默契。大概从下车的那一刻,朦朦胧胧的看见那个马尾辫的时候,或者是吃痛的抱怨声传来的时候,亦是第一次对上目光的时候。
又或者是自狩谷学姐口中所传出的,那个听不真切又有些别样的熟知,大概只是潜意识之中不愿听见的,还不太明了的名字。


京子转身,钻进了驾驶座:“呀~所以怎么和那个暴力教练交代才是应该伤脑筋的事吗~”
如此喃喃着,倒也不忘自嘲的笑了笑。京子发动了有少些破损的教练车,慢慢的驶回了山脚。



平生

3rd


京子拉开门,绛紫色立即出现在眸前。非常绚丽的真实。
>>
京子的车技很顺利的增长着,对于破损的车身,教练意思意思索要了少许赔偿费。不算多,大概也考虑过京子身为学生的积蓄。所以当京子坐在旅馆的房间内,眯着眼睛聆听母亲自电话那头的絮叨的时候,倒是鲜少的不加反驳或者随意的带过话题的。
“毕竟是借钱的一方嘛。”日下部看着不断点头应声的京子,由衷的感叹了一声。


中午的阳光非常毒辣,以至于扫进开着制冷空调的小小房间里都还有些夏季的温存。小早川挪动到了照不到太阳光的位置,沉默着翻弄昨日日下部阅览过的时尚杂志。京子一边讲着电话,一边抱着手机回头看了她们一眼,算是带着些许心虚的眼神:“啊...妈...再怎么说也不能...”
“好了京子!既然犯了这样的错误,用着家里的钱的话就不要抱怨这个那个了!”

挂掉了电话,京子绝望的躺倒在邻近的小早川的大腿上,抬起手拉扯她的脸颊:“啊——,正如秀子同志所说,借钱的一方不得不低声下气啊啊啊...”
小早川难得的不躲开,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示意京子松手。于是日下部无奈的笑笑,转而询问道:“所以你妈给你提了什么条件?”
京子的神色复杂的放下了肆意的双手,随即以夸张的跪拜礼趴在地上,回答日下部的问题:“我妈说,为了监督我不再做这样出格的事情,要让结衣过来这里监督QAQ”
“等...你先起来啦...先不谈结衣同学,后面的QAQ是什么鬼!”日下部忍俊不禁,还不忘补上一句吐槽。
小早川倒是冷静的,表达了一下自己无所谓的态度之后平静的浏览着杂志。
“苗碳!!...你真是个好姑娘!”而京子立即以诡异的挪动方式拱回到小早川身前,将头靠在她腿侧佯装乖巧听话的样子。
小早川便借势抚摸京子的头,带着笑意回答:“真乖,真乖。”


结衣大约是在接近晚餐的时候带着赔偿费到达的。由于忙活着下午的学车以及向学生会各个成员通知自己的唐突,京子倒也短暂的忘却了昨日的事故。
于是在旅馆老板娘丰盛的摆宴下,结衣落坐于她身侧时,京子不免有些局促,扒拉着米饭左右寻索着自己热爱的菜式。结衣了然,时不时给她夹上几筷子。
京子也自然的顺承着结衣的好意,毕竟可以吃的毫不费力,她自然乐意接受。对此日下部甚至同小早川悄悄咬了舌根:“你看,她们俩好像夫妇哦...”
小早川的视线与京子隔着桌子碰撞,随即不动声色的移开:“但是岁纳同学似乎并不喜欢这个举动呐。”
日下部悻悻然,草草说了句是吗便继续吃饭。


结衣本就是个擅长应酬的可靠的女孩,因此学生会的学姐们甚至打趣着想将其纳入尧野学生会。京子便举着果汁,同时搂着结衣的肩卖弄着船见结衣同学有多好多好这类的讲述,颇有些烂醉的大汉的样子。
快结宴的时候,狩谷学姐才姗姗来迟。京子闻声立刻向正在玄关摆放着鞋子的狩谷投去目光,视线两两交汇,大致不过是让京子过去一下的简单意思。于是京子礼貌性的起身欠身,随即走向狩谷的方向。


“诊断是脚踝拉伤,按照她个人的意思申请了在院休息。因为她家挺远的...”


“那我去看一下。”京子不过听了半句便收敛了尚未缓下的笑意,匆匆折回房,换了身轻装便告辞了巷枫旅馆。
学生会的某个眼镜男立马向结衣打趣:“船见同学,你家京子学妹真是忙碌啊!话说狩谷,小绫乃怎么样了?”
实际上不过是随口的问话而已,但是狩谷在回答只是拉伤的同时落座,瞥见结衣的时候,神色立马怪异了起来。
“啊...真是担心死我了。没有杉浦学妹的话,大概会变成这次合宿的遗憾的。”另一位扎着双马尾的学姐附和着。
话题转向杉浦学妹的种种作为,气氛再一次热络起来。除了有些莫名心虚的狩谷,没有人察觉阴着脸起身的结衣。




京子在去尧野医院的路上,于的士内收到了结衣的电话。于是立即打着哈哈交代自己撞伤了同是学生会的成员,应当去看望的时候,结衣鲜少的生气了:“再怎么说只是拉伤而已啊!?京子没必要负起全部责任的吧!”
“哈?”京子难以置信的应了声,随即像是自我催眠似的嘀咕,“结衣不是这样的人吧...这一定是假的结衣...”
“是真货啦!”
听闻电话那里无可奈何的声音,京子不禁笑了起来:“放心啦,虽然不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


电话那里沉寂许久,带着些哑然的回应终于传来:“京子,你知道你撞到了谁吗?”
“嗯?”京子挥手示意司机转向,慵懒的哼了声。
“嘛...毕竟你失忆了。起先甚至连我和灯里都不记得呢...”结衣似乎吁了口气的样子。
京子轻轻蹙眉,显然是不太愿意提及这件事情的样子,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汽车行驶在平稳的公路上。在拐弯之后,尧野医院的高大建筑很快便伫立在京子的眼前,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出了车,偏头贴着屏幕继续聆听着结衣的沉默,京子一边付钱,转而稳步走进医院。
结衣一向了解京子,自然也没有再提起别的什么,只是继续了原本的话题:“你可能不记得,被你撞到的女孩是同是七森中学出身的...”


结衣踌躇着缓慢吐出这半句话之后,似乎正在做着重大的决定一般的反复平顺呼吸。而京子早已经转换了姿势,将手机捧于手心贴着耳侧,闻声脚步稍顿,随即继续行步寻找着狩谷学姐所说的14号床位。
虽然,逐渐强烈加快的,心脏跳跃的声音开始叩击她的胸腔。


“10...11...”京子的声线有些抖动,但是依然轻轻读着指示牌之上的床位数字,继续向前行走。
“学生会副会长...”




步伐终于停滞在标有14的房间前,透过门窗看不太分明里面的情状。京子深呼吸,尝试遮盖去有些鼓噪的心跳声,探手摸上把手。


于此同时,结衣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杉浦......绫乃。”





京子拉开门,绛紫色立即出现在眸前。非常绚丽的真实。

评论(1)

热度(5)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