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球

长期魔圆产粮。
是欅不是欅欅!→东方妹抖龙LWA上低音号芳文社←
花癌晚期征兆。
百合厨 文风不安定期。
-小透明
-慢慢变好吧.w

[摇百/京绫/长][TBC向]平生 序&1st

平生 


如果这就是你所说的平生。
>>
时至夏日,环山的蝉鸣声总是会带动起那份燥热,在炫目的阳光之下播撒下满山的酷暑。而近郊的巷枫山往往是在这炎热之下,小镇之上最为完美的避暑之地。四处环绕各种高山的小镇,巷枫便是小镇之中生长在群山包围之内的小小丘壑,因此,被这样披上一层阴凉的巷枫已然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附近的尧野大学,巷枫也是尧野的学生们十分欢迎的修学旅行或是假期修行的最佳场所。而从七森中学高中部毕业,成功考入尧野大学的岁纳京子,便毫无疑问的成为了这其中的一员。且不说她迅速与报到时认识的舍友之间的关系进展迅速,她甚至在短短的7月里极其顺利的攀上了尧野学生会的书记,狩谷薰学姐。


狩谷学姐也是自七森而毕业的前辈,对于京子这个死缠烂打的学妹自然也是多几分关照的,因而十分流弊的将其招入了尧野的学生会。而京子自然也就承蒙了这一顺其自然的慷慨,借着交流感情的借口拉着舍友们一同参加了学生会的这一次合宿。当然,或许所有人都不知道京子如此热情的真实目的。


事实上,她报考了暑期的驾车培训班,而驾车培训自然便设置在了巷枫山脚的环形公路之上。由于住地极其远离巷枫,因此机智的京子便完美的筹划了这一切。藉由学生会的合宿在入校之前得到免费住处,同时带上同行的舍友也可以有效的帮助自己减缓来自学生会的前辈们的压力。京子自诩完美的考量,不禁笑咧了嘴,右手竖起拇指自胸前夸张的一划而过,自嗨般的喃喃了声YES!
“喂,岁纳!你在那里YE什么呢!?快点过来副驾驶座!!”而驾校的教练粗犷的怒吼很快就打断了京子的自娱自乐,京子忙不迭点头哈腰的道歉,一头钻进了车内。


学习驾车是京子自己的意愿,本因为女儿考出城镇就有些许不满的岁纳母自然是极力反对的,但是依然没有阻止。事实上,京子拒绝了玩伴结衣和灯里的暑假邀约,急匆匆的前来尧野也是有自己的原因的。非常决绝的拒绝了带着些哭腔的灯里,并且美其名曰养病,但是,真相却是。
“想要离七森远一点啊...”
“岁纳!给我认真的看着!别总是走神!!”
“是...”
所以,岁纳京子忙碌的大学生活,在她自己一手刻意的操办之下,就这样“心机叵测”的拉开了帷幕。



平生
-1st
有时候,命运本身就是十分奇妙的东西。它会化作人生前进的动力,在时间流逝之时却相连起无数数不清的弧线。
>
“啊...感觉真是被京子这家伙骗了呐。”酷暑之下,舍友日下部刚从淋浴之中而出,穿着极其随便的polo衫,一边擦拭着发梢之上尚未干透的水珠,一边出声抱怨着。在迎来另一位舍友小早川苗小声附和之后便随性的躺倒在席地的榻榻米之上。
日下部秀子是一个棕卷短发,给人的印象有少许结衣感觉的女孩。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这样微妙的原因,因此京子也多少与她亲近些的。而小早川苗的形象则更为接近灯里一些,但比起灯里又更为胆怯或是容易害羞,因此面对京子的调笑往往会赤红着脸回避。然而京子却似乎十分中意她容易害羞的这一特质,反倒时常做一些极其随便的举动来开玩笑。
对此日下部也做过犀利的吐槽,类似于“你对这类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很有作为男人的兴趣嘛!”,这样的内容。然后京子往往会陷入片刻的沉默,随即继而抓着小早川,边搔着痒边用不算特别兴致高昂的反常语气应一声嗯。日下部也不是低情商的家伙,日后自然多多少少回避了这一话题,但是终究免不了多几分好奇的。
和式木门被唰的打拉开,听闻声音后的日下部也忙不迭坐起,目视着走进的狩谷学姐。而来者象征性的朝两位女孩点了点头之后,徐徐开口:“京子呢?”
小早川很快便回答,“应该是在山脚练习开车。”
狩谷的神色微妙的动了动,感叹了声不过一周便学会驾车基本的京子果然聪明之后很快便离开了。对此小早川在脚步声逐渐远去之后很快便说到:“喂,日下部同学...狩谷学姐是不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有吗...”日下部漫不经心的应了声,再一次倒在榻榻米之上,抬起手眯缝着眼睛打量着自己的指甲。

小早川望向日下部的方向,显然是思索着什么,不过很快便移回了目光,继续整理着行囊。


京子回到这一房间的时候,两人正相对而坐的翻着日下部捎来的时尚杂志交头接耳着,京子非常自然的插进他们中间草草扫过杂志,欲张口时倒被小早川打断了,“刚刚狩谷学姐找你有事喔。”
闻此京子眨了眨眼睛,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顽劣的笑了起来。而这一表情一贯是小早川最为惧怕的,几乎是下意识的捂住了胸部并且反射性的后退了好几步。京子便作势靠近,却在将小早川逼至墙角之时却突然换回了非常随和的惯常表情,用日下部的话来说,“仿佛对什么东西都不太上心”的表情。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车钥匙,相当得意的笑了笑,“岁纳京子将在今天晚上出门飙车!有意同行者请举手!”
对此房间内陷入了非常可怜的沉默,只有日下部安定的翻页声刺激着京子的耳膜。京子忿忿回头瞪了眼日下部,随即摇晃着钥匙圈粗鲁的打开和式木门:“那我自己一个人去啦,帮我和学生会的杂修们打个掩护!”
小早川很快便红着脸出声,“岁纳同学...先不说钥匙是从哪里来...你确定你的驾车技术已经...?”
京子不置可否的回头扫了她一眼,随即自作老成的拍了拍胸脯,“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喂...喂!?京子!?”然后当日下部意识到不妙而出声打断的时候,木门显然已经合上了。于是房间之内只留下两人不约而同的叹气声。


事实上,车钥匙姑且算是粗心的教练插在车内忘记拔出来的。因此在掌握了基本的驾车方法且处于游刃有余的状态之下,京子毫不犹豫的将车钥匙藏到了袖底。
前不久的结衣得知京子将要去学车的时候,还曾一针见血的点评过:“京子你啊,反正一定是才刚学会些皮毛就兴致冲冲的去飙车的类型吧!”
对此京子不过傻笑着挠着后脑勺一笑而过,因此不得不承认的是,船见结衣确实对这位岁纳京子同学了解到了某种不得了的程度上。
京子并不讨厌被人所了解的感觉,但是对于这样了解的不对等感,总是会产生某些不公平的差距。
踩着油门在环山公路之上转了数圈,京子在环山公路通往山顶的危险道路的分叉口处踩下了刹车。瘫坐于驾驶座之上思考了很久之后,一咬牙驶上了上坡路。


巷枫的夜晚绝对是大多数女孩绝对不想尝试的事物之一。由于四处环山,虽说在夏日十分凉爽,但是在夜晚的时候往往山风大作,浓密的树叶遮挡了本就稀稀落落的月光,因此清凉到令人想起不少类似山童,溺之女的妖怪传说。而这一昏暗本身最为只弊不利的危害就在于。


“根本看不见路啊啊啊啊啊啊啊!!!!!!”京子敲着方向盘,几乎是自暴自弃的大喊了声。


公路很快便转而小弧度的转弯,不幸的是,京子几乎是在即将冲破护栏的情况下才注意到这一弧度,相当夸张的掰弯了方向盘。于是巷枫之上很快响起了巨大以致怪诞的漂移声。对此,不远的旅馆内的小早川闻声甚至害怕的抱住了日下部,并且在得知真相之后难得的暴走了一回。而京子本人,非常悲惨的是,她似乎撞鬼了。
如果有慢速回放镜头的话,京子知道,自己一定做出了值得让网友们忍不住截图作为表情包的见鬼表情。她在急速转弯的那一瞬间...似乎撞到了穿着日式白色浴衣的长发女孩......
京子是在车内搜罗到不知用途的木棍之后才颤颤巍巍的下的车,并且在一步变三步的颤抖脚步之下,看到了跪坐在地上满是怨念气氛的......


人类?




有时候,命运本身就是十分奇妙的东西。它会化作人生前进的动力,在时间流逝之时却相连起无数数不清的红线。时而交错时而分开,任性以致使人想起调皮的小孩。岁纳京子知道,她这一平生的齿轮早已停滞多时了。但是,它终于在行至岁纳京子入学前的夏天,因为一时兴起飙车之时,猝不及防缓缓的转动了起来。




尽管这样的迂缓。


评论(2)

热度(7)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