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球

长期魔圆产粮。
是欅不是欅欅!→东方妹抖龙LWA上低音号芳文社←
花癌晚期征兆。
百合厨 文风不安定期。
-小透明
-慢慢变好吧.w

「奥三」mistake.

「奥三」mistake. 
 
#大写的ooc  
#只是不想写作业而催生的产物  
 
「诶!?你是说,那个奥寺前辈已经订婚了这件事情吗??!」  
城市的风吹起一阵夏日的炙热,恰是东京最是嘈然的日子.炽热日光撒落下来,面目匆忙的人们始终庸庸碌碌。来往人流经由毫不起眼的小小餐馆,相隔落地窗之后是佯装老成抿着咖啡的女子。而相伴其身侧的自然是来自东京的无职青年。  
「是…是这样没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确实是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是了,」抬指牵起奇形吸管的前梢,绕作可爱的形状,三叶停顿片刻,幽然吐字。「就是有点不甘心……来着。」  
 
「不甘心?」名为泷的青年不自觉的抬高了音量,带着稍许惊措的眼神直直投向对座的女子。  
 
「泷君……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啦。」刻意抬起手,三叶对着前方胡乱摆了摆,随即惶然小啜。  
 
方糖坠入茶杯,消融同时引起泛泛涟漪于水面。目光也不禁紧随涣散起来——三叶总是想起那天遇到泷君介绍的,据说是曾一同打工的美女前辈的时候。  
 
三叶自然也忘不了那时候自己通通叩击的心跳声,她带着小些紧张,在倏的抬眸同时,几乎毫无征兆的撞进了奥寺前辈酒红色的瞳孔中——那样令人熟悉怀恋的酒红里。  
 
「啊……这位可爱的小姐是泷君的女朋友吗?」这份美丽的拥有者在那时这么徐徐开口了。  
 
「……诶?虽然还不算是……但我正在努力中噢。顺便,这位是奥寺前辈,奥寺美纪前辈。」泷稍露局促的起身,指向奥寺的方向,「这位是宫水三叶。」同时些许转身望向奥寺,如此示意了一番。  
 
奥寺美纪的唇角几乎魇然的扬起了些奇怪的弧度,在旋身递上餐盘的同时,也给了三叶一个几近得以夺人心神的微笑。  
「那么泷君还请你多多指教了噢,小·三·叶♡」  
 
 
……  
 
 
「三叶?三叶?」  
 
「诶?什么?」泷的呼唤无情打断了三叶的片刻出神,报以歉意的笑,三叶悻悻应声。  
得到回应之后,泷几不可见的无奈耸肩,才继续着先前的独角戏「你有在听吗,我在说啊,那之后奥寺前辈说啊,觉得你特别眼熟这件事情,当时我还有些诧异……」  
「嗯……」尽管三叶的魂魄似乎还在开往大洋的巨轮上。……「……诶!?等等等等!!泷君!你刚刚说奥寺前辈什么????!」  
 
「……说你很眼熟……啊?」所以同样的,泷也被如此粗鲁而昂然拍桌的三叶吓了一跳,几乎是发怔斯须才回答。  
 
人群流动,往往复复。偏僻的小小餐馆里的人情变故,倘若有何人注意的话,倒是得以当做饭后的笑料咀嚼了。当然,泷要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话,就是来生三生也不会想要那么回答就是了。  
 
-  
 
「奥寺前辈!是…是这样的,可以的话,能够约您出来见一面吗?」  
 
 
 
「我啊!!最喜欢奥寺前辈您了!!!!!!」  
 
 
 
所以,当立花泷看到挽着奥寺胳膊的三叶满面幸福的出现的时候,产生了撞墙而死的殷切愿望。  
 
-  
 
「啊,这个裙子上的花纹啊,虽然很喜欢,但是不知怎么的总想不起是谁缝的呢。」  
 
「终于得到答案了,是你呐,小三叶。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一定非你不可哦。」  
 
 
可爱的fin.

评论

热度(4)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