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球

长期魔圆产粮。
是欅不是欅欅!→东方妹抖龙LWA上低音号芳文社←
花癌晚期征兆。
百合厨 文风不安定期。
-小透明
-慢慢变好吧.w

#存戏

>>>>杉浦绫乃 说是自戏其实意义不明(2016.8.24)

 从学生会室内置的冰箱审慎着双手捧起了布丁.一瞬间因为手心的冰冷而悄然抖索头部.抿唇.慎然捧着带着几丝冰冷的布丁杯.独自蜷缩在会室沙发的一角.心绪不定的走神.

指尖划过转瞬而逝的凉意.紧接着传达至腕部以下.睫毛因为这份猝然触感而轻微抖动,窗没有关.窗帘因而被风吹起,正是夕暮时分.茜色好像被风吹进一样,轻柔的打在眼脸上.抱臂歪头,稍稍解颐.

啊...差不多也可以吃了吧?

几不可见的舔了舔嘴唇,伸展手脚过后捧着冷度适中的布丁倚于窗前.有暮霭沉沉.弯腰将前身靠于下方窗框,两手抓着布丁朝着天空伸展,挡住了眼前还有些许刺目的阳光.时间就这样被打磨,也不知趴了多久才恢复原状.靠着窗拿起勺子,小心着剥开其一角含于口中

好棒——!

舌尖传来的甜意转瞬漫延.不可抑制的捧着左边脸颊喃喃.回味着齿间馝馞,不禁然眯起双眼打量夕色.....就好像太阳溶于黑夜,因为一时沉沦而赧颜的茜红色.

伸手,朝着正降的太阳摆出相机的姿势,晃动的双手在停止的那一刻启唇——



咔擦.




今天的杉浦绫乃
仍在恋爱中。

>>>>>惠飞须泽胡桃 早期写的渣戏(2015.7)

#漫画逃亡梗 

#ooc注意 

在里姐部署逃亡的缓慢讲解里的.心跳已然加快了.不经意眯起泛着紫光的眸子 不经意的看向在肃穆神情下对着白板地图指点的悠里.不经意的走神、透过窗帘没有掩好的缝隙怅然着看向窗外. 

——是成堆的丧尸. 

暗自嗟叹的同时,接住了彼时还反复着些连篇累牍语句的褐发人扔来的钥匙.凌空飞来的小熊匙扣不偏不倚的串入左手食指、顺势绕指旋转.与此同时目送她离开时的背影,勉强挤了个笑防备着她突然的转身.   


还真被耍的团团转呢.    


言语有些许含糊.是正咬着皮筋的缘故,微侧头将长长的双马尾各自绕成了小小的圈缩短了长度.拿起身旁放置墙头的铲子,拉紧了手套.  


よし----!那么接下来......  


径自勾唇,单手撑住窗板借力顺势跳出窗外,在爱铲嵌入泥土过后随之落地,.丧尸们如同预定一般蚁集而来,抬眸寓目四周,抓住铲子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悠里千番的叮嘱出现在耳畔. 

“要快!”    


切、用的着你提醒吗!!!??  


对着脑中的声音似不满的大喊出声、也是似壮胆般的大吼.拔起身旁的爱铲、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丧尸群一瞬的开口奋力奔跑.同一时间、后方包围圈的丧尸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追来.一瞬而已、群体靠近的压抑感却已将自己团团包围. 

翻滚 

突破 

数量陈旧的车辆已然进入了视线范围,仿佛预知即将结束了般稍稍松了口气,紧盯某辆外层的车尾奋力奔跑——以车身作为掩体再次谨慎的望向四周.确认无人后从袋里掏出钥匙——    


诶?等等...是哪部车?  


努力搜寻着硕大停车场、有冷汗流下.在内心反复辱骂着做事鲁莽的自己,回过神的同时右耳却传来令人作呕的丧尸的声音...  


跑的这么快吗!?    


轻声咒骂了几句、一并着转身的动作对着右后方的腐臭味道竭力挥铲——!  

一时间,带着点腥味的血溅了一脸.然而已然习惯因为杀人而产生的反胃感觉.以至于在杀死突然冒出的丧尸时甚至连眸里也没有丝毫曾经的畏惧.不妨说、恐惧什么的.在杀死暗恋已久的他的时候早已从惠飞须泽胡桃的意识里彻底消失了. 

——快!  

随意的擦去了脸上的血迹, 大量丧尸好不厌恶的脚步与呼吸声一并传来.不知觉间汗水也已经浸透了校服,连并着举铲的动作擦去额上泌出的汗水、也不知是否擦车了一头的血色.过分随意的找了辆附近的幼稚私人车、急躁的将钥匙插入并不断晃动着车门.   

(拜托了!拜托快开!!!!  ) 

仿佛这个被抛弃的学院一样,即使再努力的祈求也毫无反应的车使自己一时之间话也说不出.     

(惠飞须泽胡桃!冷静!!  ) 

咽了口口水,目所触及的是挂着眼熟小熊挂饰的迷你私人车.  

当开锁的声音传来的时候,神经也仿佛在这一须臾断线一般.钻入车内发动.   


等着我啊?!美纪!由纪!里姐!!

>>>>>>焱  无聊的不明产物(2016.8.23)

午好. 

抬头,对着殿外的海中月,敛眸,藏掖了一瞬的郁悒.]

 午安. 

转身,走向殿内的隐几,闭目,睡去了] 

#因为无聊而呼呼大睡的焱




评论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