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他是不是人面兽心,”

“我们只要活着就行了。”

文过饰非。

 

兢兢不僭越

 

早是抱闲怨。

 

噤声、思索着。

两手空空,无人左右。

 

也好、也罢了。

约定也好,粲然过的日子也好。

化作糟粕好了,再也不想咀嚼了。

 

就此再见吧。我的朋友。


评论
热度(1)
©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