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他是不是人面兽心,”

“我们只要活着就行了。”

[平睡]A letter

*(伪)柏林墙设定

*一个东城的平手与西城的睡跨越高墙义无返顾的面基的故事。

*有影射

*甜饼←

空气安静的出奇,风也忽然没了气息。就是那么一个平常的午后,长滨在望不到边际的墙根停步,然后轻巧的拾起了白色的纸飞机,鬼使神差的展开。


「你好。」


长滨蹙眉,本是困扰,却转而一脸的好笑。

她垂眸看着皱巴巴的白纸上有些稚气却含着一笔一划的认真的字句,几近能想象出一个女孩将头发揉的一团乱,然后百般苦思最终只能憋出一句你好的别扭样子。


回到借宿的旅馆后,她便立即回复了同样的你好。

然后斟酌许久,才落笔写下了署名。


「我是长滨ねる。」



她才知道原来与不相知的人通信确实是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



长滨也不算是经常造访这栋墙。

这栋高墙似乎在长滨尚未出生时便建成,从此将欅城划作了东西两边。东城繁荣、极乐。西城贫穷、困苦。

当然,这都是长滨从长辈那里听来的事了。


旅馆的老板娘总是告诉长滨,这高墙受之诅咒,凡是翻越的人最后都会归为神隐,或是疯疯癫癫的回来受人鄙弃的结局。西城的人们早已达成了默契的共识。只有在醉酒之后,醉醺醺的男人们才免不了在居酒屋之中粗鲁的挥着手,口齿不清的抱怨一句「有本事你就翻墙去东区啊」之类的胡话,然后被清醒的旁人一笑置之。



但是。长滨不一样。


旅馆的老板娘早就告诉了自己,长滨是在某个晚上出现在墙角,然后被路过的旅馆老板收养的弃儿。


因而长滨总会在仰望高墙时产生出浓烈的归属感,以及对她所在的西城的深刻排斥。


久而久之她便时常出入这栋高墙,虽算不上频繁,却已是他人眼中的不同寻常了。


长滨在次日,清爽的清晨里等待了多时,然后借着顺风将纸飞机用力的掷出。她目视着纸飞机越过高墙的一瞬间,莫名的觉得心情忽的变得清朗。


墙的那头会是一个怎样的孩子呢。


所以当次日,纸飞机稳稳当当的出现在墙脚的时候,长滨掩不住的欣喜。急切的打开了信纸。


「我是平手友梨奈。」



长滨噗的笑了一声。


这可真是个耿直的孩子。她立时脑补出了女孩目光清冷的写下名字的样子——一个有着挑战高墙的勇气却不善言辞的笨拙女生。



长滨在当日的被窝里点着灯写下了她的故事。

或许是因为想给这孩子做个示范、亦是单纯出于素未谋面的坦然。



长滨知道。

知道自己在捡到纸飞机的那一刻便对墙那头的女孩产生了浓烈到极致的兴趣。




之后长滨便收到了这样的来信。




「东城才没有那么繁华。」


「东城的人们贪婪而任性。

除了追名逐利的大人以外东区一无所有。」



「嗯...虽然确实有你所说的酒会与派对。但都是带着面具互相迎合的人生游戏罢了。」







「西城也没有てち所想的富于人情哟。」


「酒醉的大汉们总是恣意妄为,女孩子们只有通过卖艺才能获得尊重。」



「嘛......虽然确实有微笑着互道早安的和睦邻里,但终归是蜻蜓点水的泛泛之交罢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在致信之中写下了这样的字句。


「我想去西/东城哦。」




她们互通信件、也有不一样的友谊跨越高墙逐渐产生。



在放学的午后拾起纸飞机,在晴朗的清晨像着远处送走一天的所想已成了刻骨的习惯。久而久之,长滨早已离不开那个名叫平手的少女。于是某年某日饱含心悸的在信纸末尾写下了人生第一次的表白。


「我喜欢てち。最喜欢了。」



然后在心烦意乱的一整天之后行至高墙之下,却没再收到回信。




那之后长滨又来了数次,没有一次不无满心期许。也少不了数不清次数的自我宽慰与各式各样的猜测。



「她会有什么事碍身吗?」

「我写下了不恰当的言辞??」

「她...讨厌我的表白?」




然而那架小小的纸飞机终究是没再出现。


于是,耿耿于怀的长滨终于下定了人生最大的决心。她在某个午夜独自收拾起行囊,然后在惯例的清晨行至墙下。


无关流言也无关生死。纵使万劫不复,长滨也知道,内心深处那个想见她的欲望实在是太过强烈,以至于灼人自焚。




长滨翻过高墙,然后在高高的墙顶上,正是狼狈的时候遇见了同样在墙顶的短发女孩。

微风拂过头顶,能看见对面的人额前零零散散的碎发被拂起,眼神中写满了讶异。


长滨有一瞬的恍惚,然后迷迷糊糊的听见自己没头没脑的唤了声「てち?」


然后看见对面的女孩的脸瞬时从脖颈红到了耳根,在风中,冷不丁回了声

「你好。」




长滨霎时笑逐颜开。


「你好。我是长滨ねる喔。」



「所以,平手友梨奈同学,我们是去西区呢?还是去东区呢?」




语毕,在一阵沉默之下。风将二人不约而同的回复送向彼此。



「只要和你在一起,去哪里都可以。」








很久以后长滨才知道。她的告白之所以被残忍的放置,理由便是因为,有着挑战高墙的勇气却不善言辞的这个笨拙的女生,在收到人生第一次的表白之后单纯的不知所措了。





嘛。

至少结局是好的。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不管在哪里都是繁华而和睦的乐园城。






然后,很久很久以后,这座高墙也终于被东西两城的人们一齐销毁,自此迎来了所有人所希冀的未来。


评论(5)
热度(43)
©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