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他是不是人面兽心,”

“我们只要活着就行了。”

[平睡、w渡边、土池、w壕]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短篇集合 

*魔女集会paro。

*小甜饼 无玻璃渣 请放心食用!

*喜欢的话麻烦点一下小红心哦w

ver.平睡


欅森林的魔女ねる活了几千年了,

还是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对一个孩子产生这样强烈的兴趣。


她总会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在沐浴在清晨阳光中的短发女孩。每一个清晨,这孩子总会准时的出现在这颗大树上。无论晴雨还是风雪,无关冷热,时而驻足远眺,用清澈的眼神目视旭日东升;时而坐在粗重的树干上一声不吭的啃着干面包。


所以那天的正午,长生不老的魔女ねる在猎人的陷阱里看见她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施以了援手。

“呐、你叫什么名字?”


短发的女孩用初醒的眼神朦胧里扫视了ねる一眼。


“平手。



平手友梨奈。”









ねる也不知道平手是什么时候可以像这样俯视自己的。



她抬眸对上平手的眼睛,正煮着早饭的她回过身时便发现身后的平手正顶着一头的乱毛睡眼惺忪的看着自己。

ねる霎时笑弯了眼,抬起手敲了敲平手的额头“早上好呀,てち—”


随即转身心烦意乱的舀着锅子。

然后她听见身后不轻不重的声音,带着一点初醒的迷蒙“ねる,我爱你。”


“我也爱你哦。”

她加快了搅动汤水的速度。



“我爱你。”


这一次是不容拒绝。


“てち你干什么啦……!”ねる故作调笑的姿态。



ねる蓦然想起小小平手住在她家的第一晚,ねる指着自己告诉平手,或许她应该叫自己姐姐。

“怎么说我也活了几百年了…!”


刘海长长的女孩不明神情,只是固执的喝着水一言不发。



“呐,てち。叫一声听听,姐、—姐。”




“ねる就是ねる。”






她从来不知道平手执意于此的缘由。


最后一声告白在此时到来,与此同时ねる的腰间也被倏的收紧。尔后平手毛茸茸的碎发擦过脖颈,痒痒的感觉。


“我爱你。”




ねる知道,在这一瞬间,不老不死的她就此陷入了万劫不复。



ver.w渡边

渡边梨加小姐是一只不老不死的魔女。

某一个晴朗的午后。

梨加小姐垂首,认真的在郁葱的草丛中寻找颜色鲜艳的蘑菇。


然后...


意外的看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


梨加循着这双皮鞋向上挪动视线,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女孩,此刻正用小大人一般的语气嗔怪着:“喂,魔女小姐!这种蘑菇是不能吃的!”


梨加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解释清楚她才不是要吃蘑菇。谁知道她为什么会对一个小女孩红了脸。

“呐。要不要...来我家里...?”


“哈?”


“我是说...!看看蘑菇的魔法!”


渡边理佐就这么成了魔女家的常客。一来二往的,索性住了下来,让梨加教她怎样用蘑菇痛扁村头的野小子志田。




久而久之,理佐也渐渐长大,总会给梨加带来自己一路摘来的蘑菇。她放下一篮子的蘑菇,笑着摸了摸前来迎接的梨加的头。


“这样就可以把蘑菇变成面包了!”梨加开心的眯起了眼睛。


如今的理佐不再是曾经那个总是不厌其烦的吐槽梨加脱线的孩子,她也会像这样......


劳心苦思?


“那梨加小姐,作为奖励是不是应该?”理佐指了指自己。


捧着一堆蘑菇的梨加忙不迭乖乖的点点头,仰起脸轻轻的啄了啄理佐的脸颊。




于是,渡边理佐小姐满意的回了房间,放任这只脸蛋红扑扑的渡边梨加小姐去施展她的蘑菇魔法去了。




ver.土池

小池美波是欅市远近闻名的魔女。所有人都不知道她活了多久,反正,土生瑞穗的爷爷的爷爷那辈开始,就传下了小池魔女的故事。


“呐,小池姐姐。”

小小的土生在某个午后叩开了小池的家门。


揉着眼睛的小池摘下黑帽子,低下头便看见红着眼睛的小女生。

“隔壁班的志田说我是东京塔...还说我是进击的巨人TnT”


“乖、乖,”小池蹲下身,笑眯眯的摸着小土生的头,“小池姐姐就喜欢个子高高的女生喔。”


晒着太阳的小池不禁笑出了声,时过境迁,而今的土生也自然是不负众望,在钻进小池的屋子时甚至得微微俯身。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响起,听闻声响的小池立即嗖的站起身,蹦蹦跳跳的站在门前。


嗯...要知道,她的哈布酱修学旅行以来已经一周没回家了。


很快门便打开,小池喜滋滋的抬起脸,同时扬起手在土生的肩膀上拍了拍:“欢迎回家!”


谁知道小池就这么被土生猝不及防的紧紧抱住,属于土生的味道一下子围绕住自己,才反应过来的她只好呆呆的在土生肩侧露出自己的眼睛。


“咪酱...好想见你啊。”


然后,掺杂着太多情绪的声音飘入耳侧。小池愣了稍许,随即笑着踮起脚尖拍拍土生的头。



“我也是喔。



我也很想很想见你喔。”



ver.w壕

熟悉欅市的人都知道,在欅市的大街小巷总流传着一个不知真假的故事。


“据说...欅森林的深处住着一个能把蘑菇变成金子的魔女!”


“而且而且!那个魔女是不会死的!”


是的......欅森林中确实住着那么一个有钱的魔女,关于这点菅井友香心知肚明。

记得数年前的夏天,菅井穿着贵重的花边裙叉着腰气势汹汹的质问守屋时,守屋还故弄玄虚的眨了眨眼睛:“嗯...不只黄金,糖果也可以哦。”


所以当守屋用一屋子的独角兽成功俘获了菅井的芳心后,菅井大小姐便成了守屋魔女忠心不二的跟班。


当然,守屋也忘不了那个眨巴着眼睛请求她教会自己魔法的大小姐。

她清晰的记得把蘑菇丢进锅子后的大小姐在有模有样的念出咒语后变出了一屋子的蝙蝠,然后哭着抱住守屋的狼狈样子。


这天便是菅井照例练习魔法的日子。早已出落的优雅大方的她在清早便勤奋的练习起来。


所以当穿着睡衣的守屋听到爆炸声打着哈欠下楼时,看见的就是老鼠堆中惨叫不止的菅井的样子。


当守屋终于清理完屋子,无奈的摸了摸紧紧抱住自己哭个不停的菅井后,她有些绝望的思索起来。



......为什么菅井友香她就是长不大呢???



-end-



 


 

*关于落单的志田为什么那么喜欢搞事

 


 


评论(4)
热度(84)
©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