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专注欅的某狂热百合厨。随性写文,流水账er.

[平睡]孤独信号。(上)

挺久以前的图书馆脑洞,随手写写。x

后续未知,会努力填上的。不会写的很长吧(大概

总之请多指教——

>

注意到那个叫平手的女孩子,对长滨来说完全是一次偶然。
本是一时兴起的想要在图书馆里找找看那本《假面的告白》。长滨初读时曾多少幼稚的在公用书籍下写下了密密麻麻的批注,自然不少有一点希冀寻找到共通者的意思。如今回忆起来,那些“我也能明白啊”“灵魂共鸣”之类的发言甚至傻的令人羞耻。
记得当时写下那些最原本的感想后,长滨一度有年少时所谓的强烈的第六感。是不是会有某个人会注意到这个隐藏在市井里的自己,或是拯救这个孤独的自己呢。因而在将《假面告白》归还于图书馆的时候,总觉得胸口尚有跳动的余悸,莫名其妙的期待。尔后每每与友人来图书馆学习的时候,特意去关心一番那本被自己涂涂写写的秘密书籍是否有被人借走之类的。
啊,当然。事实上尔后这本书都未曾离开过这个积灰的书架。长滨也多多少少感受到了那类独吞孤独的感受,自此也不再抱有什么与某个人惺惺相惜的幻想。
所以,在高三的某个春假里发现那本书的消失,她一度陷入了,糟糕,那些羞耻的批注要被发现了的眩晕里。
而那个名字,就是在图书管理员的帮助下,食指移过屏幕停留于那行小字之时,在长滨不由自主的轻声喃喃下,就此猝然的进入了她的视野里。
“平手...友梨奈。”
>
长滨对这个叫平手的女孩可以说是毫无印象,可能在泯然众人的嬉笑怒骂里总归有过命运的擦肩而过。总之,自此以后她总在走廊上,或是操场或是礼堂下意识的去搜寻某个带有阴郁气质,与自己电波一致的少女的习惯。
然后,在职工办公室里搬起一摞英语作业本时听到国文老师喊出那个名字时,长滨自然产生了下意识的震颤。
作业簿一瞬间滑落至桌面,在老师拾起本子并叮嘱了声小心之后,长滨以下巴抵住高高的簿子,随即向那个站在老师桌边的短发背影扫视了一番。


...看不见脸啊。


长滨故意绕了个圈,从平手的身后经过。随即仰起脸,一番大肆的打量。短发温顺的贴在耳侧,稍稍俯身听着老师教导的样子看上去很可爱。能听见国语老师类似于“在作业上写满了SOS...平手同学还是小学生吗”之类的抱怨。长滨几乎下意识的噗的轻笑出声。
约莫是肩侧的抖动带动起了作业的滑落,而这一声响弄巧成拙的招使那个叫平手的女孩回过头来。正艰难蹲身的长滨首先看到的是修长的手轻轻拾起簿子的样子,动作很轻巧,令人有种神奇的,心跳加速的错觉。
慌慌忙忙的直立起身,长滨随即看到平手将薄薄的本子放回原位,然后,那么一瞬间,不掺杂任何色彩的淡淡的扫视。


——长滨在她的眼眸里看见了孤独。


透明素净的眼睛不带感情的分明是短促的一瞥,却让长滨忽的有一种想在她的眼睛里留下自己的样子的冲动。
她从没注意过,学校里竟然有那么一个人,有着那么漂亮干净的摄人心魂的眼睛,清高自傲的眼神,排斥一切的漂亮的眼神。


“啊,长滨,下次搬作业时可要注意了。”国文老师曾教过自己一阵子,因而在注意到这里的情况时也像是打趣一样的叮咛了句。长滨即刻应声,然后在最后一次打量时发觉女生似乎有所反应的转过身来,不同于刚才的漫不经心,她似乎带着点惊讶的探究,再一次扫视了一番身后的这位学姐。
长滨礼貌性的点了点头,随即调整着急促的呼吸走出了职工办公室。


>
“neru,有学妹找你哦。”当天的课后,被门前的叫声唤回意识的长滨抬眸望向门外的时候,意外的看见了平手站在门外的样子。
霎时有种坠入仅你我二人的世界里的错觉,反正,长滨的那一瞬间是静止的。
“前辈,这本书...”所以当平手从身后‘变’出了《假面》,随即机灵的眨了眨眼睛开口的时候,长滨有种强大的命运感,“.书上的字...是前辈的吗?”
刻意维持礼貌的微笑,长滨随即含蓄的点了点头。


然后,看见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喜,可爱的打紧。抱着书的平手让长滨无意识的联想到可爱的水獭。


长滨的世界是从这一刻开始真真正正的运转起来的。

评论
热度(28)
© 阿卡球akak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