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球

长期魔圆产粮。
是欅不是欅欅!→东方妹抖龙LWA上低音号芳文社←
花癌晚期征兆。
百合厨 文风不安定期。
-小透明
-慢慢变好吧.w

[欅/土池]不期而遇[2]&[3]

习惯性拖剧情以及废话的po遗憾的表示哈布酱一次惊鸿出场之后似乎就没了下文...?

阅读愉快呀w

>

7.22
松村爷爷近70年的人生,突然发生了一起让他个人及其困扰不堪的事件。
松村家寿司屋经营至今,始终以其特色的清爽口感和多年的优良口碑而小有名气。因而时常有多年的老顾客光顾,彼此之间也维持着可靠而亲切的紧密联系。
当然,小池家便是松村寿司屋不折不扣的老主顾之一了。源起于小池家的女儿天使一般的笑容和天使一般的声音,松村爷爷一向对小池多些有意无意的关照。
然而——
在暑休尚不到一半的某个夏日里,一向乖巧懂事的小池却像是魔怔了似的,每日都会殷勤的在松村寿司屋泡上个一天一夜才肯罢休。且时常坐在最靠近门口的座位上,面对着忙碌于食品制作的松村一家,问些没头没脑的问题。且怎么也不见终止的征兆。


“松村爷爷,那天的外卖员到底住在哪一块呢?什么时候来打工呢?”
当然,此时此刻的小池便不厌其烦的提出了她已经问过不下数次的问题。
“所以说啊,美波酱,这个我也不方便透露啊...”松村爷爷一脸的哭笑不得,扬言一番他早已重复了数次的措辞。
“就透露一点点,一点点就好!”而小池再次表现出了其个性中韧性的一面,毫不顾忌形象的将重心压在了撑在桌面上的手臂上,上身微微前倾,双掌合十,一脸的虔诚。
“啊~这样爷爷我也会很难办啊~”松村爷爷不断用工作围裙擦拭着额前细密的汗水,吁着气应声。
“拜托了!拜托您了松村爷爷,就这一次!一次!”小池竖起食指,带着一副哀求的可怜表情,在松村爷爷的眼前晃个不停。
“呜啊...老实说爷爷我也不太清楚啊,”松村爷爷卸了口气,显然是招架不住的样子“因为是很少见的姓,所以对名字姑且有些印象吧。”
“是什么!?”小池即刻摆出副期待不已的表情,朝松村爷爷的方向靠近了不少。
松村爷爷下意识的抓起了后脑勺,竭力回忆什么的样子:“土...生?确实是土生没错吧。名字似乎是很常见的那一类,想不起来呢...”


“哈布酱吗...真是个优雅漂亮的名字呢...”而小池不知何时已坐回了原位,自顾自的喃喃着。
而松村爷爷强压下吐槽直呼’酱‘的小池的冲动,低下头忙碌起来:“那位小姐似乎是代替那一天外卖员空缺的临时工,所以也没什么信息可以给美波酱你啊”
闻声小池很显然是极其失望的样子,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么联系方式呢?联系方式总该...”
“不,是临时工,交接的匆匆忙忙的,并没有呐。”然后被无情的打断。


小池美波,希望渺茫呀——

7.29
小池并不是像她的前桌菜菜香那样的消极派,因此对这一份不期而遇始终充满了乐观以致于有些许过分的态度。
而其韧性与坚守也总算打动了(不如说是逼迫)松村爷爷,因此他在某个小池一如既往的造访寿司屋的日子里,神神秘秘的指了指小池身后某个一言不发吃着拼盘的女孩:“美波酱,就是那个女孩子哦。没记错的话应该和那个打零工的女孩是熟人吧。”
小池遽然睁大了眼睛,眸里是掩不住的期待与惊喜。在踌躇着摩挲过黑色背包的边带边缘后,她在心中用力的嚎上3声加油,尔后毅然决然的迈步而上,倒有些将士出征的断然意思。
她行至给人一种冷酷感觉的女生身后,而那女生正小口咀嚼着寿司,同时在手机屏幕上有些暴躁的不断划弄着。
小池微微扫过她放在左手侧的黑色头戴式耳机,依稀能听见其中传出的摇滚乐,小池不免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她完全不了解这一类的音乐啊......Σ
所以在她闭上眼睛拍了拍短发女生的肩膀,并在她讶异回头的一瞬间惊奇的发现这是个长相挺清秀的女生,看不透年龄。
在对方稍许偏头表示疑惑的同时,小池忙不迭慌慌张张的开口:“那个...稍微有个小忙...啊,不如说是终身大事需要您帮忙......”
对方仍然不做言语,因而小池在等待的过程中清晰的听到了心脏为了强调紧张而不断叩击的声音。她尽力摆出了一副最最真诚无辜的表情。
“是什么事?”
在眼神持续交流了片刻过后,对方终于逐字开口。
“那个......想知道一个叫土生的女孩子的消息。”小池不自禁的揉搓着裙角,眼神也顿时飘忽不定起来。因此对方显然是了然了小池的来意,不经意漏出了与第一印象并不相同的豪爽的笑容:“噗,原来如此。亏我刚刚浮想联翩臆测个不停。”
她的笑显然卸下了小池的紧张情绪,因而她试探着做上女生右手边的座位之后急急忙忙的回复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总之咱是小池美波。”
“志田爱佳。”


小池很快从外表冷酷内心狂热因而一打开话茬就絮絮叨叨个不停的志田那里收获了许多土生的情报。类似于现在是高中刚毕业,因为想要购买最新上市的动漫周边因而近日忙碌着打工;高中时是个男女通吃的人气学生;想要尝试cosplay主题的咖啡馆但被志田无情阻拦一系列琐琐碎碎的事情。
“哈布酱是个阿宅?”小池小心翼翼的问道,心下却打好了回家后就开始恶补宅文化的主意。
“是的,疯狂的阿宅。”志田不无调侃的意思,笑的相当神秘,“然后,小池你呢?也是被俊男哈布吸引的小女生?”
小池的双颊立遽染上了暧昧的粉色,同时还不忘仓惶无力的摇摆着双手,并且被志田‘我已经明白了所以你不要再说了’的眼神千刀万剐了一遍,因而垂头丧气着低垂下头,长长的呼了口气。


所以,关西少女小池成功的拿到了志田的手机号码与LINE,并且得到了对方会带小池前去土生长期打工的地方来一场出于‘巧合’的邂逅的承诺。
出于礼节的问题,很可惜小池没有得到土生的联系方式,因而没办法做到假装打错电话以听听她的声音的痴汉想法。然而今日所发生的一切,早已是能够造成小池一夜无眠的最强理由了。


当然,可怜了消极的前桌菜菜香。她不幸聆听小池唠嗑了一夜的浪漫邂逅,并且失去了今晚向织田奈那发牢骚的宝贵的五分钟。

嗯...所以气急败坏一夜不眠的长沢菜菜香在发现眼下的黑眼圈后,情不自禁的与母上大人吵了一架。

......


TBC

 

评论(2)

热度(14)

©阿卡球 | Powered by LOFTER